互港财经

宁德时代股东会的信息密度有点大

阅读量:116作者:丫丫港股圈发布日期:05-25 09:20

本文由财联社授权,作者慕白,系基于公开资料撰写,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。


有接近宁德时代(SZ:300750)人士曾表示,公司董事长曾毓群之所以起名“宁德时代”,其实想说这是“您的时代”。5月21日,财联社记者在参加宁德时代股东大会的路上,如此对当地出租车司机转述,该司机早已开上新能源汽车,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,笑称:“是他赶上了时代。”


上述司机或许不知道,宁德时代过去连续4年在全球动力电池使用量中,市占率全球第一。当投资者在宁德时代2020年股东大会中,问及如何在竞争中保持优势时,曾毓群快人快语:“我们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市场占有率比去年稳步提升,也是一个很好的证明。


显然,投资者除了关注眼前,对宁德时代的未来更为关心。据财联社记者整理的股东大会内容,曾毓群等高管认为,一是目前扩建产能所需时长短则2-3年,长则3-5年,会根据市场以及订单逐步推进,目前被客户催货催得受不了;二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对公司成本影响比较大,但(材料)高至什么程度需传递至下游,尚在考虑;三是真正的固态电池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;四是储能业务可能“起飞”。<a class=宁德时代股东会的信息密度有点大"><a class=宁德时代股东会的信息密度有点大">产能扩产与催货
宁德时代董秘蒋理会上表示,“目前已公告的产能投资规模超过900亿元”,据国金证券5月研报预计,公司已经规划8个独资生产基地,规划产能超500GWh,加上与主机厂的合资产能95GWh,总规划产能达600GWh,产能位居全球首位。
然而在锂电厂中,扩建不是新闻,不扩建才是。据高工锂电不完全统计,2021年一季度,国内锂电投扩产项目21起,投资额及投资规模均同比大幅提升,不难发现,锂电厂正在进行一场“军备竞赛”。
市场方面,曾毓群表示,“客户最近催货真的受不了了。”而针对扩产产能的情况,蒋理补充道,目前扩建产能所需时长短则2-3年,长则3-5年,会根据市场以及订单逐步推进。“我们也在陆续地给供应商下订单来购买一些设备。”
记者注意到,今年5月已先后有5家企业宣布拿下宁德时代设备订单,合计金额超20亿元。其中,今天国际(300532.SZ)收到江苏时代4.41亿元订单,提供自动化成容量测试系统、华自科技(300490.SZ)中标宁德时代及其子公司锂电池生产设备约2.51亿元、海目星(688559.SH)收到江苏时代和四川时代6.73亿元订单,订单涉及高速激光制片机等其他动力电池激光及自动化设备;除此以外,还有星云股份(300648.SH)、先惠技术(688155.SH)等。
有意思的是,有机构研究员问道:“海目星最近的订单主要是高速激光制片机,用于特斯拉4680电池生产,这是否意味着公司已经拿到了特斯拉4680的订单?”对此,蒋理作为董秘颇为机智,没有进行正面对应,仅对供应商之所以发公告的原因进行了解释。而事实上,曾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就海目星高速激光制片机是否用于特斯拉4680电池进行提问,但海目星亦没有正面回应。
不过,自宁德时代去年四季度密集地公告产能扩张,且同步大额设备采购,可以期待的是,为了配合产能,下半年或有更多锂电设备订单落地。据高工锂电统计,自2020年10月至今,宁德时代不到7个月内累计发出的锂电设备订单已经超120亿元。
<a class=宁德时代股东会的信息密度有点大">原材料价格上涨“考虑传递到下游”
原材料价格上涨是此次股东大会绕不开的问题,无论是上游碳酸锂、氢氧化锂,还是正极材料、电解液等,较去年均有大幅的上涨。蒋理解释称,“确实随着(锂电)产能和市场需求爆发式增长,我们感受到产业链还是有很大的压力,特别是上游扩产的节奏,跟市场的需求带动不完全匹配。”
宁德时代或对此早有察觉,对产业链的上下游均有布局。除此以外,今年4月公告显示,公司拟围绕主业,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优质上市公司进行投资,投资总额不超过190亿元。原因主要为,产业链仍存在配套设施不完善、关键资源供应不足等短板,无法满足市场需求,可能制约行业长期发展。
针对毛利率下滑,宁德时代财务总监郑舒强调,“(公司)过去几年的毛利率往下走,是符合行业发展态势的。”、“电动化(渗透率)能进一步提升的话,太高的利润显然是不利于行业发展。”
据悉,宁德时代综合毛利率虽逐步下降,但下降幅度已经趋缓,随着公司产能释放、工艺制造水平的提升、产业链的深度合作等,公司的毛利率会保持在合理的水平。历年年报显示,公司2016 - 2020年的综合毛利率分别是43.7%、36.3%、32.8%、29.1%、27.8%。
曾毓群则补充道,“碳酸锂或者是镍跟钴,全世界就这么一点……现在我们也在镍钴锂做一些布局,让他们真正明白,是合理的价钱(生意)才做得长远。”
其进一步分析,“如果(原材料)涨得非常高的话,肯定会对我们的成本影响会比较大。(但)高到什么样的程度就要传递给下游,我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。”他同时放下“狠话”,“如果拼命乱涨价,他们也有点心虚,因为我们可以把它排除在外。”
期间,曾毓群透露,“我们在7月份的时候可能会发布一些(产品),比如说我们的钠电池已经成熟了。”“以前钴(价格)炒得很凶,我们就拼命搞无钴,镍又炒起来了怎么办?我们讲(做)无镍”、并笑称“我们化学体系的进步是非常快的,但是还有一个锂在里面,它还在炒,我就马上给你搞掉,搞一个钠,你看怎么炒,我觉得氯化钠炒不起来,(因为)盐很多是吧?”这一似是而非的话,引得场内笑声一片。
打了一巴掌,曾毓群也给了颗“糖”。他表示,只要原材料商赚一个合理利润,就基本相安无事,因为重新建设供应链也很复杂。据悉,2020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成本中,材料成本约占80%,工费成本约20%。
<a class=宁德时代股东会的信息密度有点大">固态电池商业化“被泼冷水”
固态电池商业化,被曾毓群破了一盆冷水。曾毓群表示,固态电池被认为是能量密度最高的电池,但天生存在难题,因为固态中离子扩散的速度比液态难10倍。从技术角度看,宁德时代固态电池持续研究了6、7年,技术水平一定在第一梯队,但商业化还要相当多的时间。
离子扩散难度、扩散系数及扩散距离是固态电池面临的问题之一,曾毓群分析,因为固态离子扩散速度是液态的十分之一,所以要把功率做大,只能将固态材料颗粒纳米化,然而纳米化后,多孔电极需要更多的粘接剂,层与层之间变得更薄,又需要更多的集流体。整体而言,根据目前的水平,能量密度反而比液态低约40%,成本却更高。
“我们做事情一般是看三个,一个是技术可行性,我们叫技术路线图,第二个叫产品路线图,第三个叫商品路线图。”曾毓群表示,首先要看技术是否可行;第二个要做成产品,要考虑设备工艺、可靠性、安全性等各方面是否满足;第三个是会不会太贵,“同等的东西太贵了,它卖不出去也实现不了利润,就不做成生意了。”


<a class=宁德时代股东会的信息密度有点大">

储能业务可能起飞


“公司成立之初,定下来业务的目标一个是动力电池,另外一个是储能电池。”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表示。然而,由于早期国家没有政策引导和鼓励,所以储能发展比动力电池会稍微慢了一拍,随着双创目标的提出,最近储能也逐渐开始热起来了。


黄世霖进一步分析,过去十多年,行业对储能的技术、运营模式的探索,实际上一直都在进行。目前,从公司的角度看,现在储能行业的瓶颈,已经不在技术和成本上,而是在机制上面。


据悉,今年到明年,海外储能运营机制逐渐成熟,所以今年大家应该会看到海外储能市场发展会非常快。而国内,最近国家相关管理部门也做了很多调研,所以未来有很清晰的运营机制和管理机制出来,国内的储能业务可能也会开始“起飞”。


黄世霖认为,碳达峰、碳中和。只有两条路,一条是能源生产端;一条是能源消费端。对于能源电力生产端,必须用清洁能源取代。核电、风电有限,最重要是光伏。对于消费端而言,用油、用气的都要电动化。将来包括工程机械、码头机械、农机、海上作业船都要变成电动。
因为光伏波动性较为“厉害”,黄世霖表示,“必须用储能使得光伏电质量大幅提升,所以将来最主要的清洁能源电站,会是光储或者风储电站这样的模式。从我们国家的角度来看,……也就到2030年之前,我们要配多少个清洁能源上去,就意味着要配多少储能。”
根据国家能源局近日发布的《关于2021年风电、光伏发电开发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2021年拟并网的风电、光伏发电项目主要是存量项目,包括2020年底前已核准且在核准有效期内的风电项目、2019年和2020年平价风电光伏项目和竞价光伏项目,规模约9000万千瓦。(财联社 慕白)

<a class=宁德时代股东会的信息密度有点大">丫丫商务合作微信:wushuxi_(添加好友请备注:公司+合作事项)丫丫内容投稿:2458032576@qq.com

<a class=宁德时代股东会的信息密度有点大">活在红杉和高瓴的阴影之下
超越普通人的秘诀,赢在第二层思维
东方海外国际:股息率30%,航运业永远的神


 "转发" 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

相关资讯

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?

尚无账号?立即注册

注册

获取验证码
已有账号?

密码找回

获取验证码
已有账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