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港财经

儲局拒「收水」恐推美國往衰退

阅读量:37作者:港股直通车发布日期:07-31 09:37

儲局拒「收水」恐推美國往衰退


编者按


大家好,文章开始前,先跟大家说件事。


因为微信更改了推送规则,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,如果不点『在看』或者没有『星标』,可能就看不到我们的推送了!如果不想错过“港股直通车”的精彩内容,请记得点击上方蓝字“港股直通车”,然后再右上角“...”点选“设为星标”。再次谢谢您的持续关注!


《信報》致力與讀者一起剖析香港、關注兩岸、放眼全球政經格局。本文作者慣以粵語落筆行文,為保留原文原汁原味,本編未做轉譯。


作者:John Mauldin  

源自:信報


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(NBER)公布好消息,美國經濟去年4月再次擴張,由新冠肺炎引發的衰退歷時僅兩個月,可能是史上最短暫。不過,NBER的分析一直被批是事後孔明,總在衰退已經浮現或快將結束,才發出警告。


以這次為例,去年3月至4月美國經濟停滯不前,大家有目共睹。惟NBER後知後覺,直到去年6月8日才指出美國經濟於同年2月見頂,之後盛極而衰。筆者認為做事要謹慎,等待數據出爐才仔細分析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可是NBER在聲明指出,數據顯示美國失業率、國內生產總值(GDP)、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(PCE)及扣除稅務的個人入息在去年4月跌至新低,反映經濟當時跌至谷底,隨後才反彈。NBER鑽研整整15個月才得出結論,所引用的數據早已披露,實在使筆者搖頭嘆氣。


異常措施成反效果


NBER是私營經濟研究組織,不具備實質權力。聯儲局屬於美國中央銀行體系,掌握太多權力,做事方法卻剛好相反。聯儲局旗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(FOMC)覺得有需要就會即時行動,不會靜待數據公布才採取措施。去年疫情席捲美國,聯儲局迅即出手,在3月至5月頻頻推出救市措施。除了加推新一輪量化寬鬆(QE),把聯邦基金利率壓至近零水平,還祭出大街貸款計劃(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)、薪酬保障計劃(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)、定期資產擔保證券貸款機制(Term Asset-Backed Securities Loan Facility)等紓困措施。


新冠肺炎史無前例地肆虐全球,對金融及經濟體系構成潛在威脅。筆者認為聯儲局當時的抗疫對策恰當,問題在於未有適時收手,繼續維持各項異常救市措施,目前引發了反效果。筆者深信聯儲局在疫情下的決策犯下重大錯誤,或直接把美國推向經濟衰退。


筆者欽佩消防員的專才及勇氣,他們收到警報趕往火場,根據最惡劣情況制定撲火策略。一旦火勢撲熄,就會收隊離場。現在把聯儲局比喻為金融世界的消防局,去年3月疫情敲響緊急警報,聯儲局立即用盡一切手段,派出所有「消防車」撲火,可算反應恰當。數月後,美國經濟瀕臨崩潰的危機過去,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親口承認緊急情況消退,去年6月敦促國會推出更多財政刺激措施扶助失業者及中小企。


然而,鮑威爾一方面坦承聯儲局能做的事情有限,另一方面卻未有收緊量化寬鬆規模,繼續維持零息政策,這可能是史上央行所犯下的最大決策錯誤。回顧過去,在上世紀六十及七十年代,時任聯儲局主席伯恩斯(Arthur Burns)及威廉米勒(G. William Miller)長期任由通脹高企。到格林斯平(Alan Greenspan)掌管聯儲局,卻把利率壓得太低,低息政策維持時間過長,並未加強監管按揭市場,結果鑄成大錯,埋下美國次按危機的伏線。


觸發貧富懸殊擴大


隨後兩任聯儲局主席貝南奇(Ben Bernanke)及耶倫(Janet Yellen)變本加厲,即使金融海嘯告一段落,仍然下令「消防車」戒備。儘管經濟衰退早已告終,兩人還加派「消防車」,推出第二及第三輪量化寬鬆措施等一系列貨幣政策。鮑威爾上任後未有逆轉局面,反而擴大資產負債表。


假如聯儲局的「消防車」只泊在一旁,筆者覺得無傷大雅。但這些「消防車」卻堵塞交通要道,阻撓貨物運送,拖慢發展步伐。聯儲局把利率壓低至零水平,導致金融壓抑(financial repression),損害存戶及退休者的利益。此外,局方每月購買至少400億美元機構按揭抵押證券以壓低利率,推動樓價進一步升溫,令首次置業人士難以「上車」,可謂適得其反。


聯儲局還下了另一步錯棋:先是放任美股節節上升,導致美國貧富懸殊加劇;當美股升至某程度時,聯儲局又必會縮減寬鬆措施,以免市場氣氛過分熾熱,最終或會引發「收水恐慌」(taper tantrum)。股市升降應由市場自行調整,聯儲局不應一再插手股市,未來可能引發市場動盪,自討苦吃。


寬鬆貨幣政策不是萬試萬靈,目前美國經濟反彈,失業率回落,信貸評級良好的貸款者輕易獲得融資渠道,被疫情打亂的供應鏈將會修復,所有抗疫紓困方案終會屆滿,人人須作出調整。既然緊急情況告終,聯儲局至少應該考慮收緊量化寬鬆,並且上調利率。可惜局方沒有下令「消防車」打道回府,未有喊停相關政策,未來勢將引發反響。


通脹長期高企當然引發經濟問題。聯儲局堅持通脹急升只屬暫時性質,若遲遲未能回落,局方又有何對策?聯儲局把平均通脹率2%列為目標,即未來10年複合通脹率累增22%,這並非好事,只會殃及消費者和存戶。更糟糕的是,聯儲局以消費物價指數(CPI)作量度通脹指標。可是CPI經調整後,未有如實反映房租等價格升幅。收入較低的六成人口苦不堪言,因生活成本增幅跑贏官方通脹率升幅。聯儲局政策不變,一旦全球供應鏈恢復正常,可能自找麻煩。


企業紛增成本上調售價


事實上,聯儲局公布的褐皮書(Beige Book)顯示,商界已掀起「加風」,大部分企業預計未來數月投入成本及銷售價格將進一步上升,工資亦普遍增長,消費者提高通脹預期。以上種種都是危險訊號,曾歷上世紀七十年代惡性通脹時代的人更加記憶猶深。


財經簡報《The Felder Report》創辦人費爾德(Jesse Felder)近日亦撰文警告,聯儲局推行美國史上最進取的貨幣政策,惟這種政策只能在通脹預期被壓抑下才能奏效。若通脹預期上升,將會失效。因為一旦消費者察覺高通脹並非曇花一現,就會改變消費行為。為免將來買貴貨或出現供應短缺,他們會囤積所需商品。商家眼見貨品熱賣,於是坐地起價。消費者驚覺刮起加風,進一步囤積貨物,出現惡性循環。


費爾德認為,一旦社會出現通脹恐慌,聯儲局將被迫逆轉貨幣政策,變得較市場預期更加鷹派。費爾德引用安聯首席經濟顧問埃爾埃里安(Mohamed El-Erian)的真知灼見,埃爾埃里安指出外界呼籲全球最強大央行聯儲局放輕「刺激加速器」的步伐,但聯儲局拒絕遵從,未來將須冒更大風險,可能要緊急踩停貨幣政策。費爾德解釋,聯儲局愈拖延應對通脹恐慌,一旦危機湧至,愈難煞停相關行動。


在上世紀七十年代,伯恩斯及威廉米勒為免引發經濟衰退,不願控制通脹。時任美國總統卡特在1979年委任經濟學家伏爾克(Paul Volcker)擔任聯儲局主席,只因當時美國通脹失控。伏爾克撥亂反正,採取本應由伯恩斯及威廉米勒執行的措施,實施緊縮貨幣政策,大幅提高聯邦基金利率,從而壓制通脹。


可是筆者覺得鮑威爾及其接班人看來無意撥亂反正,這將製造經濟危機,迫使聯儲局拋出不願推行的政策。事實上,聯儲局每月瘋狂「放水」,買入機構按揭抵押證券,還動用1200億美元購買債券,已經推高股票、住宅物業等資產的價格。局方不斷向市場注入流動性,將會導致市場「消化不良」。


聯儲局多年來政策出錯,可謂自作孽,目前別無選擇,只能從芸芸差劣選項中兩害相權取其輕。若聯儲局希望撥亂反正,筆者建議局方逐步縮表,每月縮減100億至200億美元,明年初起逐漸調高聯邦基金利率,且必須停止充當財政部的「幫兇」,讓政府為錯誤政策負責。聯儲局的主要職責是控制通脹,但堅持以通脹2%為目標卻大錯特錯。以其目標推算,美國未來10年累計複合通脹率為22%,在未來36年相關比率達50%,這絕對稱不上「價格穩定」。


注:本文作者John Mauldin為著名投資分析專家,其《前沿思考》是目前全球發布範圍最廣的投資通訊,擁有過百萬讀者。擁有極強洞察能力,擅長解構複雜的金融現象,每周對華爾街、全球金融市場和經濟歷史提出精闢見解,並與擁有6人分析員團隊的Mauldin Economics,一同把John Mauldin對宏觀經濟的幾十年分析經驗結合各大行的投資建議,為投資者精挑細選出投資機遇。


版权声明:「港股直通车」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以外,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。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。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添加DGGKF2微信联系删除。谢谢!


儲局拒「收水」恐推美國往衰退

相关资讯

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?

尚无账号?立即注册

注册

获取验证码
已有账号?

密码找回

获取验证码
已有账号?